西湖暴走

前天有事去市区,办完事出来吃了顿午餐(好像叫邻什么里,吃了芹菜炒肉丝什么的,奇怪的是吃出老妈烧的家常菜味道:)),下午闲着没事而且离西湖很近,就顺便冒着寒冷逛逛西湖。

由于不是周末,游人很冷清。望着西湖,我萌生了绕湖走一圈的冲动,跟电影中阿甘的情景一样。西湖对于我来说即熟悉又陌生,我希望找到我那个熟悉的西湖。我沿着湖边小路,穿梭在熟悉的湖面和陌生的人群之间。我发现湖面和人群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(我想起了唯一记得的顾城的《远和近》),我不喜欢拍人的风景照(一般旅游除了拍照还剩下什么呢?),因为对我来说人工是自然反面,而恰恰这么美丽的自然偏偏横插个人,拍出来的照片可想而知多么别扭。是的我认为有人的风景照是对风景的玷污,所以外出旅游我从不带相机,只要带上眼睛和一颗敬畏的心就够了,也许一篇游记也不错。抱歉又在扯淡了,当我穿过一群唱歌的大妈和仿古建筑后,我意识到西湖已经面目全非,是的除了湖水是真的外,其他都无一是近几年仿照的产物。至于原因全都毁与560年代,这个都知道,我也不说了。我无奈的叹息,除了叹息还能说什么呢,现在的西湖与任何一个游乐场有什么不同呢。所以唯一值得看的就是那变换莫测的湖水了。

走了一半,回头望湖水,远处的城市高楼隐藏在厚厚的PM2.5中,我幻想古时的风景和古人的生活。走着走着,我突然意识到西湖这个词包含的信息。古时的西湖在城市的西边,所以古时的市区应该在延安路这边,那时的城北应该是一片田园风光吧。反正一边走,这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喷涌而出,怪不得作家需要时不时的出去采风。

走到后来就没什么好说了,纯粹为了走而走,幸亏平时也常常跑步锻炼,倒感觉不到累。最后从苏堤沿白堤回到出发点,估计也就10来公里吧。回到住处,朋友问我在干什么,我脱口而出暴走西湖。是的,有时候人一时不去做,一辈子也不会去做。

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BTW:上图的亭子已经倒塌了,逝去了的东西是不可能复原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